美的收购库卡机器人 欧洲议会谈机器人纳税_0

2019-06-09 14:06

  月16日,美的宣布旗下子公司MECCA 启动收购德国库卡集团所有股份的自愿公开要约收购流程。美的以每股115欧元价格溢价30%收购库卡,目标是增持库卡股份至30%以上,并未像外界所传不高于49%。美的董事长方洪波说,所谓49%上限是外界的想象。

  德国库卡与日本安川、发那科和瑞典ABB,并称全球四大工业机器人企业。库卡是大众、奔驰、通用、克莱斯勒、福特等汽车生产线机器人设备供应商,空中客车、博西家用电器也是它的客户。

  库卡在目前德国工业4.0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在今年的汉诺威工业展上,库卡被德国总理默克尔誉为德国工业的未来。公告显示,2015年库卡集团实现营业收入近30亿欧元,息税前利润为1.36亿欧元,营收的46%来自欧洲,35%来自北美,19%来自亚太和其他地区。

  德国媒体透露,柏林和布鲁塞尔可能都反对这项收购案。彭博社报道称,欧盟数字经济专员冈瑟厄廷格(Gnther Oettinger)表达了对美的计划购买库卡1/3股权的担忧。他表示,为了防止关键技术的流失,库卡最好把自己更多的股权留在欧洲投资人的手里,库卡并不急需来自中国资本的帮助,由库卡大股东之一德国非上市工程公司Voith集团或者是其他欧洲公司来购买这些股票,可能是更好的解决办法。

  西门子表示无意加争夺战

  据路透社报道,西门子首席执行官乔伊凯瑟(Joe Kaeser)表示无意成为德国产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的白衣骑士(White Knight),与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争夺该公司的控制权。

  所谓的白衣骑士,就是目标公司主动寻找第三方,以更高的价格来对付敌意并购,造成第三方与敌意并购者竞价并购目标企业的局面。在有白衣骑士的情况下,敌意并购者要么提高并购价格,要么放弃并购。

  据此前报道,美的已经报价45亿欧元(约合50.6亿美元)来收购库卡。

  凯瑟在接受德国媒体NTV的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有兴趣的话,我们早就应该行动起来了。

  美的收购库卡引发了德国国内对于中国企业在欧收购行为的激烈争论,德国经济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等政界人士纷纷呼吁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性措施。

  此次收购行为还促使柏林衡量库卡的技术对于德国工业数字化是否具有关键性作用。德国工业数字化是该国经济发展优先方向。

  目前,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正在访问中国。凯瑟认为,身为副总理的加布里尔对于库卡的处境尽可宽心。

  凯瑟表示:我不认为加布里尔先生对(美的收购库卡)心存担忧。

  凯瑟说:作为经济部长,他应该为他的国家考虑。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为库卡寻找其他买家是很正常的情况。

  库卡大股东清仓 美的将成第一大股东

  据《经理人杂志(Manager Magazine)》报道,福伊特(Voith)集团将把手上持有的全部库卡股份(25.1%)出售给美的。

  福伊特目前仍是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美的目前持有库卡股份13.5%,若该收购消息属实,美的持有库卡股份将达到38.6%,成为库卡的第一大股东。

  据媒体此前报道,美的虽有增持库卡股份的计划,但德国政府不希望美的对库卡持股比例增至49%。

  美的公司曾在5月18日晚间公告称,拟以每股115欧元要约收购工业4.0领军公司之一的库卡,对库卡的持股比例或从13.5%提升至30%以上。

  《德国商报》6月稍早援引消息人士称,政府暗示不希望美的在库卡公司持股超过49%,库卡将获得一位强劲的德国锚定投资者(anchor investor),该公司CEOTill Reuter可能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福伊特CEO Hubert Lienhard对Reuter的表态表示十分惊讶。Lienhard称,我不理解,他为何现在就能作出如此肯定的表态。作为大股东,福伊特在股东大会上有权否定库克管理层的路线。

  德国经济部长加布利尔表示,德国政府正在试图协调,安排对库卡集团提出另一个收购要约,对抗中国美的集团的45亿欧元收购出价。不过他随后也表示,政治界无法阻止这个交易的进行,因为其中并不涉及安全利益问题。我们可能施加的影响被限制在口头上,他表示。

  《南德意志报》此前报道称,加布利尔已经与德国汽车制造商们以及西门子公司接触,讨论针对库卡发起反收购的可能性。不过,德国西门子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oe Kaeser表示,西门子无意加入库卡公司争夺战中去。

  欧洲议会:机器人应该纳税

  据CNNMoney报道,如果机器人将要抢人类的工作,或者破坏社会,那么他们至少应该纳税。在一项关于机器人的草案报告中,欧洲议会给出上述观点。

  欧洲议会警告称,人工智能和愈发热门的的自动化可能会导致产生可怕后果的法律和道德挑战。

  草案报告指出,在数十年的时间内,人工智能可能会以一种如果人类不做好准备,人工智能可能就会对人类的创造力以及物种生存构成威胁的方式,超越人类的智力。

  这项报告提供了一系列建议,旨在让欧洲为迎接机器人这个先进物种做好准备。报告称,现在机器人正准备释放一轮新工业革命。

  提议包括,机器人必须到相关部门注册;出台机器人持有者应对机器人造成的破坏负责比如说就业损失的相关法律;机器人和人类之间的接触应该被监管。报告还建议,如果先进的机器人开始大规模取代人类劳动者,欧洲议会应该强迫拥有者为机器人购买社会保险或为其纳税。为保护人类免于失业,应创立基本收入或有保障的福利项目。

  报告指出,如果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那么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提出的道德准则就应该被关注。阿西莫夫认为,机器人必须遵守永远不能伤害人类并且一直服从制造者的命令的法律准则。

  这项由欧洲议会卢森堡议员马迪德尔沃(Mady Delvaux)撰写的草案报告,可能会于今年晚些时候被提交欧洲议会。如果获得投票通过,那么将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不过,欧盟立法必须源于欧盟委员会。该委员会并未就此事发表评论。

  4月份,欧洲议会的法律事务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共同讨论这一问题。

  中国企业何以爆买欧洲

  欧洲人也好,中国人及中国爆买者背后的风险投资也罢,都必须现实一些:一些被爆买的行业经营利润不大,中国投资者和风险投资不要指望这类投资能很快变现和收回成本,相应的,欧洲合作伙伴也不能指望中国投资的引入必然会带来滚滚中国客流和商机。

  法国恐怕是老欧洲中最早举起欢迎中国人抢购牌子的,早在本世纪初,笔者往返中国-非洲间从巴黎机场中转时,戴高乐国际机场免税店就竖起了这样的欢迎牌,而老佛爷等法国商场和连锁酒店、游乐场等旅游设施也很快趋之若鹜地跟进。

  然而让法国人乃至欧洲人措手不及的是,中国顾客的买买买很快就不仅限于老欧洲商店里的奢侈品,而是开始瞄准这些商家本身。

  据法国媒体和英国汤森路透的数据,2015年中国在欧洲共计为并购欧洲企业、品牌或股份花费277亿美元,而今年1-6月不到半年时间就已花掉了624亿美元。而且,在中国海外投资比重中,欧洲已占据大半壁江山(60%),相比之下,美洲仅25%,非洲、亚洲和南美洲加起来不过15%。

  法国人如此躁动,是因为近期一桩轰动法兰西的恶意并购时间被炒热:来自上海的锦江集团摆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一心想将自己在法国雅高集团的持股比例从现在的15%提升至29%,而丝毫不顾及雅高老板巴赞公开多次表达出的不情不愿。

  雅高事件不过是中国企业在欧爆买的冰山一角:被法国人惊呼为大胃王的复星集团2014年收购了法国人引为骄傲的高端旅游旗舰 地中海俱乐部,如今这家早先吞下加拿大蒙特利尔著名的太阳马戏团的中国企业据传已开始觊觎拥有未来影视城、阿斯托利克斯公园、格雷文博物馆和法国最好的滑雪及滑雪缆车生意的阿尔卑斯集团;PierreVacances酒店集团则面临海南航空的并购企图;欧洲农药巨头瑞士先正达今年2月被中国化工收购,后者去年还收购了意大利著名轮胎企业倍耐力26%股权;美的集团则一直在觊觎德国工业机器人巨头酷卡6月6日,苏宁宣布并购拥有100多年历史的意大利著名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更是让素来骄傲的老欧洲发出了中国购买力正征服欧洲的惊呼。

  老欧洲之所以对他们曾经欢迎的中国购买力感到紧张,并非偶然。

  许多欧洲人对中国购买力的欢迎,是建立在请你们来帮我们赚钱或请你们来帮我们解困的一厢情愿上我们希望中国人买空机场免税店的商品,而不希望中国人把免税店和机场也一并买走。问题在于资本是逐利的、强势的,从爆买商品到爆买商家,是顺理成章的变化。

  一些欧洲业内人士曾将中国企业的爆买归咎于被纳入政府统筹计划的统一行动,认为只要对中国国企竖起藩篱便可万事大吉。这种论调在去年底、今年初中化一系列并购发生之际曾十分流行,但最新一轮中国大爆买却打破了这一论调 复星、美的等企业都是背景相当单纯的中国民企。

  全球经济放缓让中国开始在海外寻找便宜的先进技术和专业知识,而欧洲在这方面有不少价廉物美的好货。中国国内经济增长放缓,使得许多中国企业热衷于去海外寻找机会,而低迷的欧洲经济让欧洲优质企业资产的性价比对中国资本而言更具吸引力。此外,相对于美国,欧洲各国对外资并购并没有那么多保护主义色彩,也不会因地缘政治之类考量而对中资叫停,这正是中国爆买的良机。

  而且当下不论中国国企、民企,其并购和参股目标显然经过精心选择,目标也并非都是技术、专利和产能,而已扩展到品牌、档次等软层面(收购国际米兰就是其中一例)。此外,不少中国背景的资本是挟风险投资一起进入,显然是意在通过资产运作和股权买卖直接博利,而非对企业经营本身有兴趣。

  对于超出他们忍耐力外的中国爆买,老欧洲似乎也打算软硬兼施:软的方面,在舆论上不断释放言论,称欧洲企业需要专业化和熟悉当地情况的经营者,暗示中资应该知难而退;硬的方面,试图采取欧洲统一战略竖起防火墙,阻止不受欢迎的中国爆买的声音明显增多,寄希望于欧洲一盘棋。

  然而这恰是最无希望的一件事:各怀心思的欧盟无法在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达成一致,同样也无法在阻止中国爆买上形成统一立场,各国都知道倘若本国拒绝,这些钱会去邻国,这同样是它们所不愿见到的。

  问题的关键并不仅在于此:尽管经济不景气是全球性事件,但相对而言,美国和中国处于较强势、较主动的地位,而欧洲则是经济放缓的重灾区,中国有爆买的实力和胃口,美国有拒绝爆买的底气,与之相比,欧洲还剩下些什么?

  当然,欧洲人也好,中国人及中国爆买者背后的风险投资也罢,都必须现实一些:一些被爆买的行业,如欧洲酒店和旅游业经营利润不大,中国投资者和风险投资不要指望这类投资能很快变现和收回成本,相应的,欧洲合作伙伴也不能指望中国投资的引入必然会带来滚滚中国客流和商机。

  就在法国人为雅高事件议论纷纷、惊叹不已之际,又一桩中国爆买事件发生了:7天酒店创始人、铂涛集团董事长郑南雁以个人名义参与买下了法甲尼斯俱乐部,他拿到了尼斯俱乐部40%股份,成为最大单一股东。而这次中国爆买并未在当地引发多少负面抵触情绪 正如当地媒体所言,作为法国南部地中海之滨重要旅游城市,近年来尼斯中国游客数量激增,给当地经济带来极大好处。尼斯机场专门配备了中文指示,机场免税店可使用中国银联卡,厦门航空公司实现了和尼斯间的直航。在这种大环境下,让当地的法甲俱乐部染上中国色,当然不会是什么会令当地人大惊小怪的事。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